静穆祭司

短篇 清水 完结 少年事

学生s×学生n

微意识流



起风了。

窗外的松树哗哗作响。

二宫望着越来越暗的天与不停转动的时钟不耐烦的转着手中的笔,看着讲台上,老师拿着卷子,仍在讲解那道环境描写的语文阅读题,内心不禁啧了一声。

思绪飘到中午,今天的天气好像特别好,天蓝的不像话,像被女生手机的那些软件美图过一样。

吃完饭准备回教室写作业的他,看到一个拿着信封的女孩来找樱井翔,虽然距离太远,只能看到女孩随风飘扬的头发和那根白色的发带,但二宫仍从女孩颤抖的声音中感受到女孩的紧张。

果然是在告白吧

二宫的眼神黯了黯,突然被人拍了一下。

「松润,你别老吓我啊。」

二宫于是便看到教室里的相叶。

「aiba,你住手,别动我吉他!」

二宫快步走进教室。

「都和你说过多少次了,这吉他很贵的,别乱碰。」
「nino我错了,你老不让我碰我就越想碰,就一下好吗,就一下。」
「半下也不行!」

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大野智打断。

「nino,老班让你去办公室找他」
「好烦啊,我今天作业都是自己做的啊,他又有什么事情啊!对了,ohno刚刚宣传部的堂本前辈来找你,好像说什么语文节海报的事情,让你待会儿有空去楼上的高三七班找他一下。」

接着二宫把PSP塞进书桌,便三步并作两步的向办公室跑去。

打开大门便看到一个头顶地中海的男人正埋头做着数学。

「老师,你找我?」
「哦,你来了啊,你把旁边的椅子搬过来坐,有事要找你谈谈。」

二宫顺手拖来旁边的椅子,等他坐定,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,看向那个男人。

「是这样的,由于你父亲的事,你母亲决定离婚,协议书你父亲已经签过了,这些事情你之前也都知道了,你母亲说希望你再考虑一下最后的决定,虽然她带着你将来生活会很不方便,但毕竟你是她儿子,她会尽作为母亲的义务的,她在发给你的短信里已经都和你说过了,她想让我问问你看没看到,因为你既没有回短信也好久没回家了。」
「看过了,我还是跟我爸。」
「你母亲说虽然法律上只规定每个月两千元,但由于你父亲还在监狱里,没有办法给你提供任何费用,她会给你每个月一万元的生活费的,毕竟你还小,没有经济收入。如果你经济上还有困难,你和我说,我可以帮助你申请助学金。」
「不用了,谢谢老师关心。」
「还有学校建议你重新考虑一下填志愿的事,虽然你成绩不是特别优异,但考个本科还是很有希望的。」
「知道了,老师,我会再想想的。」
「那好,你去吧,顺便把樱井翔叫过来。」

说完就又低下头,在纸上演算着什么。

「好的,老师再见。」

二宫站起来,默默地把椅子搬回原来的地方转身离开。

「nino nino」
「谁在叫我?」

转过身去却无人回答。
突然想起自己英语单词还没背,于是在空旷的走廊里奔跑了起来,接着便撞到了樱井翔。

「sho桑,老班叫你去找他。」
「嗯,哦,好的。」

二宫转身进入吵闹的班级。

「nino,你什么时候开始戴眼镜了啊?」
「我不是从高三开学就开始戴了吗,aiba你是不是傻了啊」

回过神来,老师还在说着那道环境描写的题,二宫望向窗外。

其实二宫心里一直有个秘密,就是他喜欢樱井翔,不知道是从刚入学时,看着演讲台上作为新生代表发言的他,心里突然的小悸动开始,还是因为家里出事后,他对自己表现出的无微不至的关怀的原因,也许是总是配合着自己胡闹的他,又或者是在自己生日那天送自己那把贵重的吉他时,他的那张贺卡,看到女生和他走太近时,心里突然一酸,看到他认真学习时专注的神情,那个没有落下的吻。

那个吻,哪个吻?

那抹飘逸的长发又出现了,打断了二宫的思考,二宫想仔细看看那个女孩的面容时,只来得及看到红色的发带,便突然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。

「这段环境描写有什么效果啊?」

二宫低头看了看答卷,却翻来覆去找不到那道将了很久的题。

「上课认真点,别老看窗外,坐下吧。」

二宫坐下刚拿起笔时,下课铃便响了。只见樱井翔朝他走来,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对他说

「nino,你冷静点,听我说。刚刚得到消息你父亲在监狱里自杀了。」

窗外的天更暗了,仿佛大雨即将倾盆而下。

不知何时泪已流了满脸,摸到手边的吉他时,二宫便昏了过去。

再醒来时二宫手中握着枪,对面是倒在血泊中的那个系这白发带的女孩。

天空好像变晴朗了,天边红色的火烧云渐渐弥漫开来。

二宫想回头看看樱井翔此时的表情,转过头却是漆黑一片。

又是一片漆黑,好冷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二宫睁开双眼,只见冷白色的屋顶。

「二宫先生你终于醒了啊,你先躺好,我去找医生来帮你看一下。」
「那个,问一下我躺了多久了吗。」
「差不多快一个月了吧。」

说完护士便转身离开。

窗外的天就如往常一样灰蒙蒙的,伴随着时不时有风吹过,树哗哗的摇动的声音。

「已经没什么大问题了,这几天可能会有点力不从心,毕竟已经躺了挺久了,回去多注意休息,去办一下离院手续吧。」

二宫慢慢从床上起来,许久没有下床了,多少有点不习惯。慢慢移向床边的吉他处,想背起琴包,竟一时弯不下腰来。

「二宫先生你先活动一下身体吧,虽然不用做复健但身体多少还是有些僵硬的。」

在一旁整理床位的护士说到,看她的动作多少有些生疏。二宫点了点头开始舒展身体。

「都住了一个多月了,但从来没看到过二宫先生的朋友呢,就连被车撞倒,倒在路边,也是别人叫的救护车。」
「我身上没有任何证件,你们是怎么知道我是谁的?」
「叫救护车的那个人说的,那个人会不会是二宫先生的妻子?」
「不是,我都三十多岁了,还没女朋友很神奇吧。」
「怎么会,二宫先生看上去明明只有二十多,还年轻,一定会找到女朋友的。」

二宫笑了笑,背起吉他离开了。

办完出院手续,二宫行走在大街上。

自己居然还妄想是他救了自己,早在高二的自己推开俯身向自己靠来的他的时候,一切就已经结束了。更不要提在知道父亲去世时的消息后崩溃的自己加入黑手党,并在毕业那天枪杀了他出轨的女友。自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杀手,与即将迎娶新娘,活在阳光下的他不一样。

不对,不是即将,都已经过去快一个月了。

在看到新闻中樱井主播结婚的消息时,二宫便想自己终于能无牵无挂的离开了,打算在婚礼的那天,走上道路中央,用一场交通事故来结束自己的生命,这样自己的身份也不会暴露,又能结束自己这糟透了的一生。

打开门,房间还如往常一样,只有一张床和一个柜子,没有一丝的生活气息,如果没有柜子上面的那张照片的话。

二宫打开琴包,拿出藏在里面的那把手枪,那把吉他的弦早已全部断开,但其他地方没有一丝的损伤。拿起柜子上的照片,二宫走向卫生间。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与二十多年前照片中的自己并没有多少的差异,不禁感觉这太过真实的现实开始不真实起来,或许自己身上的罪孽是不能逃开的吧,他拿起枪。

照片是二宫刚进高中时拍的,那时的家庭还很美满,在漫天飞舞的樱花花瓣中,只见樱花树下少年明媚的笑容,衬得花瓣又红了几分。

「nino,生日快乐,快拆我给你的生日礼物。」
「你送了什么东西啊,这么大。居然是把吉他,我又不会弹,你送我干嘛,还不如实际一点直接送我点钱呢。」
「我的二宫行长,你就看在我为了送你这份礼物还打了一个月的工的份上,你就收下吧,我觉得你弹吉他的时候一定特别美。」
「打住,现在都什么年代了,你居然还写生日贺卡,让我看看上面写了什么,亲爱的二宫和也,生日快乐,还什么爱你一辈子的樱井翔。这都是什么东西啊,肉麻死了!」

二宫通红的耳朵出卖了他,樱井翔仿佛还想说了点什么,这是一个烟火在天空中绽放开去。

「你刚才说什么?」

樱井翔摇了摇头,看向天空,都一个烟火在黑色的夜空中绽放。安静又美好。

他说「这是真的。」


后记

这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篇小说

开头nino在梦中,高中三年的时间线全都交织在了一起,正确的时间线应该是高一nino父亲入狱父母离婚,sho被老师叫去多关心一下nino,高一的生日礼物,高二下的推开,隔天女生告白,与aiba mj ohno的互动。高三上环境描写的语文课父亲去世,高三下加入黑手党,填志愿,毕业杀

作为杀手的nino在毕业杀后便离开了所有的朋友,枪自从拿到手以后就一直和吉他放在一起。中间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都是由于是在梦中所造成的

总的来说梦中的过去的基调还是比较明亮的。因为有sho的陪伴,nino才能还算愉快的度过前两年,或许nino高三崩溃的原因也是这个

nino一直睡了快一个月才醒了,过程中是不断的重复着做同一个梦,每做完一次便陷入黑暗

现实中的nino没有任何朋友,因此没有人来看望他,本来想死于交通事故就不会有人来查自己的身份,未能成功,因此最后他还是选择在家自杀,即使自己的身份会被曝光,sho会知道。就算如此nino也不后悔杀了sho的女友

现实中的基调比较阴暗,所有人都很冷漠,而护士因为刚入社会,才会关心好奇nino。

至于最后大概是回光返照,nino看到了自己这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。

至于是谁打的电话,以及sho到底是什么情感如果有下一部的话。

ps nino拍照时sho其实在不远处看到了

中间是现实后面两段是梦,但对于nino或许宁愿永远生活在梦中吧。

其实窗外天空的变化也是我写这篇文章的灵感,大概是上课的时候看到黄昏的天空一点一点变暗又突然变亮了一下。

pps sho结婚只是剧情需要,莫要ky